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留在山水间

走一走,看一看,也想一想

 
 
 

日志

 
 

在最远离权力的地方  

2006-04-23 12: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个朋友,笃信基督,每个礼拜天里总参加一个家庭-jiao会。  

在那里,总有一群和他相似的人,大家在一起唱唱赞美诗,或听传教人的讲道,然后相互谈感受,也谈谈每个人自己的愿望。

这些人在一起,清洗了生活与工作中的烦恼,相互之间获得心灵的抚慰,找寻到一种温暖的归宿。

刚开始,我的这位朋友内心总是充满了阳光,总是很兴奋地这样给我讲述他们教会的故事。有很多很多感人的故事,吸引人的故事。

但是不久,我的这位朋友沮丧的时候多起来。他感到自己内心有更多的问题无法解决,他感到主并不爱他,他说他可能正经历基督徒常说的那种旷野期。

他并不怀疑自己的信仰,但他在这些越来越近的身边人中,越来越多的发现了可怕的内心世界,越来越多地看到了邪恶的一面。

后来,教会分裂,有人开始挑战传教人的权威,另立门户。在这个过程中,他看得最多的是许多人如何地表现自己,控制别人。而且发现了每个人都不甘落后。

他感叹说,这是在教会呀,是在心灵聚会的场所呀。他认为这里本应该是离权力争斗最远的地方。

     

  在最远离权力的地方 - 石恢 - 留在山水间:石恢的记忆收藏        在最远离权力的地方 - 石恢 - 留在山水间:石恢的记忆收藏

 

 周国平在他的《岁月与性情》中,披露了另一个故事。

我们都记得八十年代的中国思想界影响很大的一个叫做“文化:中国与世界”的编委会,是由当时刚由北京大学毕业分到社科院的甘阳发起组织的。编委会成立后,开始在三联书店出版社出版大型丛书,以翻译为主,干得颇有效率,两三年里出了几十种书,一时声震海内。

周国平在书中说,编委会的这一批家伙个个自命不凡,没有甘阳照样放光,但能聚到一起做事,首功也当推甘阳。那时甘阳和周国平、赵越胜、徐友渔同在社科院哲学所,编委会的无形核心组,他们四个都在内。

甘阳嗜酒,一醉便骂人。有一回甘阳和朋友一起在公共汽车站候车,酒醉的甘阳大喊:“在这里等车的人统统该杀!”众皆奇而围观,这时甘阳悄悄地问朋友:“有没有警察?”朋友说没有,于是甘阳接着大喊:“警察也该杀!”

但有一次甘阳醉酒后在编委会骂人了,他骂:“还不是老子养活你们,不想干,都给我滚!”,甘阳是编委会主编,在场的是他任命的两位副主编(我随手找到一册当年的“文化:中国与世界”丛书,查到这两位副主编是苏国勋和刘小枫),他这样一骂,其中一位觉得自尊心受了伤,不免到处牢骚。陈嘉映闻讯,也难免议论一番。话又传回甘阳耳中,他暴跳如雷,写了一纸公开信,说有克格勃算计他。

这以后陈嘉映就开始筹划要自立门户了,并开始拉人。徐友渔对于甘阳的独断专行和搞夫妻店也不可忍受。而周国平说自己和赵越胜想避免编委会的分裂,便劝说甘阳接受民主选举。几天后的会上甘阳说:“我历来讨厌民主制,无意把本编委会当做民主制的试验田。”周国平的书中写到这里,就没有再去叙述当时的争斗情况,而是奇怪的查入了这样一段话:“那个副主编曾经到处发牢骚,抱怨甘阳独断专行,惹起了这个事端,却在会上发言说,现在主要矛盾是有的人做事,有的人玩票。他的这种不光明表现令我十分反感,从此和他疏远了。” 看来是甘阳的气势压住了所有的人,对甘阳的集体反抗斗争就这样不了了之。

再后来是甘阳派了那两位副主编,带着他的一封信分头找陈嘉映、徐友渔、赵越胜和周国平,劝他们退出编委会。其他三个人都同意了,惟有周国平拒绝,他说:“让甘阳开除我吧。”但那时八九风潮已起,甘阳不久到了国外。

周国平在书中表面上显得超然与淡泊。实际上从他对那位副主编的态度中,就已经传达出了当年内心的愤懑。

同样是在八十年代,还有另外一个影响很大的“走向未来丛书”编委会。据当年的参与者亲口跟我讲,编委会第二任主编金观涛在获取主编职位后,就坚决地把第一任主编包遵信的编委资格也取消了。

而这些编委会基本上还只是一些自发的民间学术组织。

在最远离权力的地方 - 石恢 - 留在山水间:石恢的记忆收藏在最远离权力的地方 - 石恢 - 留在山水间:石恢的记忆收藏

 三

我的女儿上小学那年,她幼儿园同班有个她的好朋友,家长说要晚一年再送去上学。到了第二年,家长还不让孩子上学,说再晚一年吧。问其故。家长说想让自己的孩子尽量大一点再上小学:年龄大了在小朋友里就有了天然的权威感,这样到学校上学时就可以当班长了。

 初闻此言以为是玩笑话。后来我妹妹有一位同学到北京来玩,无意中说起当初就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一入学就当班长,才故意晚了一年上小学的,而且,还真的就当了班长。

在最没有功利心的儿童心里,家长们已经开始把权力的观念带给孩子们了。

 孩子们从一上学就知道当干部是不一样的,有支配别人的权力。

是家长让孩子们知道了,从小就应该知道去争取权力。

而支配别人的权力,是一个人成长的最重要的动力之一。

福科说,权力无处不在。他忘记了提醒大家:对权力争夺也是无所不在啊!

 想只做一个超然淡泊的人,其实也是很难的,

要么你便听凭别人的控制与支配,要么你就必须反抗。

 所以,表面上最远离权力的地方,权力的争斗依然是这样无休无止地进行着。

                                      (《岁月与性情——我的心灵自传》周国平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047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