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留在山水间

走一走,看一看,也想一想

 
 
 

日志

 
 

对自由天空的梦想与渴望  

2006-04-22 21: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至的散文《旅行》与其说是写旅行,不如说是写对于自由天空的梦想与渴望。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这就是我们大家都太熟悉的生活了:

也许你每天都在封闭的生活圈子里东奔西走,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日子在一天一天地重复着,可是你感觉不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这样的心情和体验,可能最容易找到知音。因为大家都一样,大家都在封闭的环境中,终日忙忙碌碌。

所以两位友人就醉意朦胧就越聊越投机。

 

人在这样封闭而沉闷的生活环境中,并非就没有了理想、没有了抱负、没有了希望,但由于每日重复的都是熟悉的琐碎的人与事,就像总是生活在一个匣子里,憋闷,不透气;“生命就是那干枯的绿豆,没有泥,没有水”。因此,就想到出去,走出去,只要走出去就行!

“只是想走,日本也好,南洋也好,说得更夸大一点,那就西欧吧。”不管到哪里,总之旅行,就成了一个梦,一个摆脱日常的封闭枯燥与“生了根,离不掉的”呆板生活的一个梦。

 

这是一种精神解放的梦想与渴望;是笼子里的鸟儿对自由天空的梦想与渴望;静止生活中的人对于未知的旅程,展开了种种美妙的向往:新奇与新知、邂逅与放肆、人与人之间没有任何戒备的心灵交流,还有大自然美丽的湖光山色……没有了烦恼,没有了压力,没有了束缚;“置身于一切都是生疏的人们或风景当中,是怎样地可以除却你身体上的积压,而给你的精神以一种洗涤呀!”

 

然而,这一切也都只能是寄希望于说不准的未来:“明年,日本吧,德国吧”,其实到哪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出去,“虽然回来时我还是我”。

 

虽然真要出去还得“想法子凑点钱”,但梦想和渴望是不必花费的,所以既可以“明年陪着你到日本看樱花”,也可以“坐在莱茵河岸痛定思痛”……

 

但是,也只有在“一壶一斤的花雕喝上了第三壶”,才会有如此放浪形骸般的想像吧。

 

那么明天呢?

 

当太阳出来醉意消弭,人们是不是又将“船儿一般地坐着破烂的人力车在坎坷不平的马路上颠簸着……生命永久地被关在这城圈子里了”?

 

那么,再等到下一次的酒醉?

 

人生就是如此循环往复吗?

 

这样的生活显然受到作者严重质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诗人的心灵是世界上最敏锐的心灵,在平常人看来微不足道的点点滴滴,都有可能在诗人心中掀起情感的涟漪、理智的微澜、思想的滔天巨浪。因此,诗人的世界也往往是宇宙中最钟灵毓秀的地方。冯至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最著名的诗人之一,他的诗往往从小见大,从刹那见永恒,恰如一滴水所影射的太阳的光辉,就像诗人在《深山又是深山》一诗中所呼告的那样:

 

给我狭窄的心,

一个大的宇宙

 

当诗人偶尔步入散文的田园时,其知心见性的慧眼也往往使其文字散发出别样的光辉。

 

《旅行》就是一篇这样的文字。

 

 

【附原文】

 

〔中〕冯 至

一壶一斤的花雕喝上了第三壶,两人的谈话都有些酒意了。

咳,在这样的生活里,自己真是一阵阵地觉着酸心呀。船儿一般地坐着破烂的人力车在坎坷不平的马路上颠簸着——颠簸得你全身都痉挛起来,正如你读了现代中国某雕刻家的诗句,舌头也会转筋呵——整天是这样地由东城颠到西城,由西城又坐到北城,一任今日的太阳照着,明日的雨雪淋着,还有那夜半的狂风:为的是什么呢?金钱吗?名誉吗?生命吗?我的生命是永久地被关在这城圈子里了,在小孩子的时候,常用纸褙子糊成一个立方体没有盖儿的匣子,里边装了一些绿豆,终日是这样地摇来摇去,我的生命就是那干枯的绿豆,没有泥,没有水,只是……

你的话我都懂。——G君干了一杯缓缓地说了。——在匣子的角儿里,我们两个豆子既然相遇了,也不妨商量商量到什么地方去找一点儿泥,找一点儿水:我现在只是想走,日本也好,南洋也好,说得更夸大一点,那就西欧吧。旅行!旅行!是怎样好听的名词!有学问的人若说起它来,或者要从许多的名籍中摘下来哲学上,伦理学上……许许多多的根据,来说明它的必要。至于我呢,简单的只是一句话:文雅一点可以说是精神的解放,其实也不过是人人挂在口边的,笼里的鸟儿想回到它的自由的天地罢了。——关于旅行的乐趣,人家听得大半已经不爱听了。什么“解鞍沽酒,同醉杏花村”等等,都是过去的话。现在呢,夜半火车把你载到一座荒僻的野站,便能隔着窗子买来当地的土产;或是在刮风下雨的日子,提着你的行囊,在一片异乡的口音里,走上一座旅馆的小楼;也许你有时会拿着一封友人的介绍信,在生疏的街道上找来找去,找到了一家门前,只是轻轻地把门环敲动,里面走出来的也许是老妈子,也许是小孩子,在犬吠声中,他们以诧异的眼光望着你——就如去年,在雪落了一尺厚的岁杪,我在奉天下火车了,把封介绍信交给一个小孩子拿进去后,不久便同主人握了手。

——面很熟呢。主人说。

——是同学呀!我回答。

——呵,是的,是的,在大学的时候天天见面的,只是都不曾问过名姓。

于是他引导着我把奉天热闹的地方绕了一遍,一边走,一边指点着闲谈,随后知道很熟识的L君也在这里,于是电话相约,在一所著名的饭馆里相见了。饭后,主人说,奉天也就不过如此了,还到哪里去走走呢——他想了一想,到日本租界去一趟吧。——三个人都裹在外套里,走入一家闹吵吵的院子里边了,出来迎接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只记得中间有这样的谈话:

——姑娘,你猜我是哪儿的人呢?

——我猜,你是北京。

——错了错了。你呢?

——天津。

——呵,天津。我明天就要到天津去呢。

她随即默然了。我们走出之后,已经夜半,又在一家楼上,喝了许多的酒;我醉了,用旧小说里常用的语气嚷道:我们真是“雪夜寻花,楼头买醉”呀!——除非是在旅途上,绝不会感到这样放肆而凄冷的情调。——还有,在旅途上会有许多奇巧的遭逢:我若说出来,怕有人以为是浪漫的故事吧。我中学时候的一位最好朋友,六七年内我时时感念他,我今年夏天才到上海不到二天,便同他在三友实业社里遇见了,而且都是在那儿买衬衫。不久我就被他请到他的家乡里去,逛了两天,我万万也意想不到的那样雄壮的太湖。——朋友呵,旅行真是好的,生了根,离不掉的生活是怎么样呆板呀!——在路上,陌生的人会成了很好的朋友。有一回我到济南去,带的行李太多了,同座的某君,可惜我连他的姓名都不曾记住,沿路不知他给了我多少帮助,一直到了下车,他都是很亲切地替我分担行李,临别时的一握手呀,不知给了我多少对于人生的希望与勇气!这样的人在旅路上是时时遇得见的。(说到这里,他更兴奋,酒是一杯杯地望嘴里灌,第四壶早已快完了。)许多的地方,我都永久地忘不了:近的地方有如我在十三岁时登过的翠微山顶,远一点的如济南的湖,蓬莱的海,我都是老朋友一般地想去再看它们一遍。至于新的地方我更是渴望呵!面前总是这几个

熟的人,也觉得厌烦了。置身于一切都是生疏的人们或风景当中,是怎样地可以除却你身体上的积压,而给你的精神以一种洗涤呀!——明年,日本吧,德国吧,无论如何要去一次,那里有许多的东西在等着我,虽说回来时我还是我,绝不会长出翅膀来,还得要坐着人力车在路上颠来颠去……

G!不要说了,再说就要自相矛盾了!好!再干一杯!想法子凑点钱,明年一定陪着你到日本去看樱花去!说一句大话吧,明年此日也说不定会坐在莱茵河岸痛定思痛地想一想北平的人力车呢!

对自由天空的梦想与渴望 - 石恢 - 留在山水间:石恢的记忆收藏(选自《每周阅读计划》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057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